关于无极2

关于无极2

6月5日,彩电中心,刘德华携部分主创人员为《天机·富春山居图》做推广宣传。
恶评如潮、被网友称为“史上烂片之最”的《天机·富春山居图》(下称《富春山居图》)票房一路飘红。从本月9日公映至今,票房已高达2.54亿元。但同期上映、深受好评的小成本影片《大片》、《逆光飞翔》和投资不小的《光辉岁月》,票房收入均不及《富春山居图》的零头。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影院的排片上,《富春山居图》占比达35.6%,其它三部影片则只有3%左右。
为何“烂片”票房飘红,获好评的电影则票房惨淡?为何影院要给“烂片”高比例排片,却冷落好片?
本月9日,《富春山居图》公映,在黄金时间段,《富春山居图》几乎成为观众的唯一选择。即使你想看的是“零差评”的《逆光飞翔》,或是有“中国版《敢死队》”美誉的《光辉岁月》,或是打着致敬周星驰旗号的《大片》,也比较难。
艺恩公布的数据显示,《富春山居图》的排片比例竟高达35.6%,在全国各城市影院排片均居首位。而《逆光飞翔》勉强过了3%,《光辉岁月》和《大片》的排片则不足3%。且《逆光飞翔》、《光辉岁月》和《大片》三部影片的排片时间大都在早上和深夜,这让观众的观影选择受到限制。
商报记者昨日的调查也证实了上述说法。以6月18日排片为例,在UME两江店,《富春山居图》28场,《逆光飞翔》6场;在UME渝中店,《富春山居图》21场,《逆光飞翔》8场,《光辉岁月》仅1场;在UME江北店,《富春山居图》23场,《逆光飞翔》6场。
《光辉岁月》片方发声明称排片太少,且将矛头直指发行方光线影业。不少观众也抱怨说,即使想看其它3部影片,但到了影院也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场次。《光辉岁月》导演熊欣欣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就称,很无奈。“有很多观众很期待看这部电影,但他们不知道电影上映。有些人知道上映了,但影院只有上午的场次,他们要上班还是看不到。”他表示,他不是要电影院不顾市场来排自己的电影,但是“观众应该有选择的权利,现在的情况是观众看《光辉岁月》的权利被剥夺了”。
当时张艺谋的《满城尽带黄金甲》和刘伟强的《伤城》同步上映,而《伤城》的片方保利博纳(现更名为博纳影业)就抨击《满城尽带黄金甲》片方新画面公司和数字院线签订了为期一个月的垄断性独家放映协议。同时,就排片的问题,《三峡好人》导演贾樟柯也与《满城尽带黄金甲》制片人张伟平开打口水战。
但与排片比的强烈反差恰好相反,《富春山居图》的烂片指数绝对惊人,甚至被网友封为“史上烂片之最”。在观影过程中,甚至不断有观众因为无法忍受而提前离场。
影评人“莉莉周”写道:“网上网下的影迷从来没有如此万众齐心过。这一次,豆瓣的网友都跟统一好口径似的,无一好评。”而影评人“桃桃林林小淘淘”的评论则令人喷饭:“年度混搭大片,综合了科幻、特工、动作、夺宝、农村题材、国产警匪剧,还有点恐怖片的戏份,辅以魔术、杂技以及艺术体操。偶尔还有几个离奇的笑点,超好笑那种。叙事一塌糊涂,人物关系莫名其妙,看得稀里糊涂。”
面对网友的评价,《富春山居图》导演、编剧、出品人孙健君在接受采访时也多次强调“网友的意见是中肯有道理的”,甚至呼吁大家多支支招。
恶评如潮、排片却大出风头,让《富春山居图》票房一路飘红,将其他三部影片远远甩在了后面。《富春山居图》6月9日公映,首日票房突破5000万元,上映三天过1.5亿。截至17日18时,《富春山居图》票房达2.54亿元,但《光辉岁月》、《逆光飞翔》和《大片》的票房则分别仅为230万元、400万元和200万元。
《逆光飞翔》去年曾代表中国台湾地区角逐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并斩获多个奖项,在台湾上映一周,甚至击败同档期好莱坞大片,最后总票房达6000万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1226.4万元),但在内地却遇冷。
被网友狠批的《山居图》票房为何能一路飘红?好评如潮的《逆光飞翔》、《光辉岁月》等何以受冷落?
首先,影院考虑的是赚钱,排片要据关注度来定。“电影上映前我们会看观众的关注度做预判,大概要排好多场。然后看第一天和第二天的票房和上座率,再进行调整。”UME国际影城经理肖异称,“以最近的3部小片为例,《逆光飞翔》这种小清新,本来就难吸引到很多观众,现在王家卫发了公开信,网上也有各种声音,关注度有了,所以场次在回暖。”
重庆保利万和院线的营销部主任何影彬也表示,电影院始终是一个以盈利为目的机构,“所以大家肯定都以经济效益为原则。演得好场次就给得多,甚至60%以上也有可能”。这次《富春山居图》如此大卖,还有一个特殊环境产生“最近没什么大片上映,唯一有卖相的只有《富春山居图》,所以它的场次这样多”。
其次,宣传是否到位。肖异就称,《大片》和《光辉岁月》在落地宣传方面都有一些问题。这也是熊欣欣炮轰《光辉岁月》发行方光线影业的一大“罪状”。熊欣欣称,该片的宣传成本仅为400万元人民币,占影片制作投资的6%不到。
记者调查发现,一般来说,现在投资4000万~5000万元的电影都可以称作大片,宣发费用一般都会过千万元。以年初公映的《西游降魔篇》为例,该片宣传总监纪先生就表示,内地的宣传发行费用为3000万元,占了总投资的20%左右。一旦宣传不到位,观众对影片没有过多的期待,电影院只好选择为关注度更高的电影多排场次。
第三,没有专属艺术院线,让不少文艺片被商业大片淹没。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国家和地区都有专属艺术院线专放文艺片,这样就避免让文艺片淹没在商业大片中。但在内地,没有专门的艺术院线,文艺片不得不与商业片正面PK,前者的赢面自然非常之小。
著名文艺片导演贾樟柯在微博中称,他将在北京建一家100个座位的单厅艺术电影院,很看好其前景。贾樟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还有在北京以外的城市建设艺术电影院的想法。
其实,在贾樟柯之前,北京的moma就在大规模做艺术片放映。记者曾多次在moma观摩电影,不少叫好但很可能不会叫座的电影,如《到阜阳六百里》、《倭寇的踪迹》、《箭士柳白猿》、《万箭穿心》等影片都在该影城放映。曾在去年金马奖上大放异彩的《到阜阳六百里》,在moma放映快一年了,但上座率仍然很高。
同时,一些商业影院也开始关注文艺片。日前,由杨瑾执导、真人和动画相结合的儿童影片《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在重庆卢米埃影城举行首映式,从即日起,每周六14时整,卢米埃影城都将放映该片,将持续半年。卢米埃影城经理罗秋涵告诉记者,影城总经理胡其鸣非常看好该片,因此和片方敲定了这种放映方式。不单是重庆,卢米埃全国的6家影城都会采用这种方式力挺该片。
电影策划人、《画皮》系列的幕后推手王仁奎告诉记者,日本有一条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岩波院线,其总裁岩波律子每年会选择4部电影,每部影片上映时间为3个月。谢晋的《芙蓉镇》、《清凉寺钟声》和《鸦片战争》,陈凯歌的《边走边唱》,霍建起的《那山那人那狗》和《暖》,都通过岩波院线被日本观众熟悉,随后又走向了亚洲。岩波院线的放映方式,很受文艺片创作者和观众的推崇。
在王仁奎看来,今后这种分门别类的放映方式,应该会被更多的影院和观众所接受:“打个比方吧,有人喜欢火锅,有人喜欢清汤,你把火锅和清汤放在一起,当然可能清汤就被忽略掉了。但如果把火锅和清汤分开,喜欢吃清汤的人,可以有专门吃清汤的店供他/她消费,这同样是符合市场规律的。”